株洲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株洲资讯,内容覆盖株洲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株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推荐 >男子自称从教30年伪造两千毕业证骗得1242万

男子自称从教30年伪造两千毕业证骗得1242万

来源:株洲城市网 发表时间:2018-01-13 08:05:14发布:株洲城市网 标签:张金汉 覃某 自己

男子自称从教30年伪造两千毕业证骗得1242万

  法制晚报讯(记者王巍)号称从事近30年教育工作,创办的快速作文法在全国推广,自称能办上网查验真伪的大学毕业证,在为2000人办证并收取1242余万元费用后,学生发觉毕业证书网上无法查询,记者今天获悉,一中院以诈骗罪判处张金汉无期徒刑,昨天上午,张金汉在市一中院受审,负责本案一分检公诉人介绍,张金汉一人承揽了两千多张假毕业证的“生意”,转而委托他人办理假证,此案未当庭宣判,这些山寨毕业证书根本无法联网查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张金汉的行为最终败露,庭审一开始,张金汉就打断了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称自己年纪大了,听不清楚,此后公诉人举证时,张金汉也曾大喊“报告”打断,对此法官对其提出警告。

  公诉人说,对于学校毕业证书被仿冒,目前民族大学等涉案学校对此并不知情,随后,他侃侃而谈讲述自己从事多年教育事业并有多项发明的光辉历史,在法庭上,张金汉称自己从事与教学有关的工作近30年,有能力帮学生办大学毕业证,案发前,他自己开了公司,名为金汉致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张金汉说,他找到在第三次教育工作会议上认识的自称是教育部直属学生用品总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李振东帮忙。

  □案情大学副院长被骗千万法官打断张金汉的讲述,让其就指控事实陈述,张金汉此后与覃某协商,每名学生收费6000元,给李振东5400元,张金汉得600元,但恰逢当时,自己的母亲去世,合同因此中止,他自己赚了120万元,把1100万元现金分三次交给李振东,他没要收据,也没签协议,随后,伍某又将自己的朋友覃某介绍给张金汉认识。

  张金汉说,他不清楚李振东如何办的毕业证,但肯定不符合正常程序,张金汉说,当时覃某称自己手头有2000多名学生要办理毕业证,而且学员多、专业多,比较复杂,希望张金汉可以帮助办理中央民族大学、江南大学、重庆大学等学校的毕业证,最后双方商定每个价格在6000元左右,李振东答复,教育部规定每年的毕业生需要统一上网注册,2018年三01月间,覃某先后向张金汉的账户打款共计1242万元,张金汉说,因为覃某一直催促,他就找李振东,但后来李振东找不着了。

  同年01月,张金汉前往马来西亚,再也没有回来,张金汉在法庭上多次强调,自己从事教育工作多年,在马来西亚被抓的第三天,自己在看守所想不开,用牙咬了手腕,目前手腕上还残留着伤痕,被抓后,因为想不开,他还曾用牙咬手腕自杀,在法庭上,据委托张金汉办证的覃某作证,他从未听说过李振东,每次汇款也是打到张金汉的卡上,但此说法并无任何证据支持。

  案发后,教育部人事司出具的证明证实:李振东(含谐音)不是教育部机关在职工作人员,之前三次的成功办理,也是出自李振东之手,判决未如实供述认罪一审判无期徒刑法院审理认为,张金汉提出其委托李振东帮助办理毕业证书,且将收取的绝大部分钱款给予李振东的辩解,不仅缺乏在案证据证实,且与侦查机关调取的相关证据矛盾,教育部出具的证明证实,教育部机关并无姓名为李振东的在职人员,亦无学生用品总公司的直属机构,张金汉说,2018年01月,发现毕业证有问题后,覃某等人一直打电话向其追问,而他也很着急一直追问李振东,法院认为,张金汉在案发前长期从事教育工作,明知学生必须经过报名入学、按期上课,并通过相关考试方可取得毕业证书的情况下,向覃某谎称可以办理毕业证书,并承诺可将毕业证上网注册以供查询,诱使覃某向其支付巨额钱款,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2出国是为了寻找办证人并追款?教育部证实查无此“熟人”但是检察机关出具的证据显示,教育部出具证明,李振东并非教育部的工作人员,而且教育部也没有一个直属的学生用品总公司,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此后在马来西亚购买了房屋和车辆开始定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