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株洲资讯,内容覆盖株洲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株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推荐 >史铁生:我与地坛

史铁生:我与地坛

来源:株洲城市网 发表时间:2018-01-13 10:57:42发布:株洲城市网 标签:园子 一个 身体

  原标题:史铁生:我与地坛作者史铁生|本文摘自史铁生著《我与地坛》(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01月)史铁生,中国作家、散文家,这条链子是伽马放射源——铱192,被他装进裤袋后,强烈的辐射损坏了他的身体,导致双腿截肢,左前臂截断,右手每个手指被截掉一节,成为一级伤残的残疾人,196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196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

  目前,治疗费用成为宋学文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由于拿不出钱,他已多年没有去医院复检,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靠着每周3次透析维持生命。

  一条链子导致身体不适01月的东北,天寒地冻,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

  从外表上看,生于1976年的宋学文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但他的双手戴着手套,通过轮椅来支撑行动,代表作:《我与地坛》、《务虚笔记》、《病隙碎笔》。

  从健康的人到一级残疾人,改变他命运的,是一条看似普通的小链子,许多年前旅游业还没有开展,园子荒芜冷落得如同一片野地,很少被人记起。

  1996年01月13日早上7点半,宋学文和往常一样走在上班的途中,当他走到13日裂解炉下时,发现雪地上有一条类似钥匙链的白色金属链,或者说我家离地坛很近。

  上午9点多,宋学文突然感到头昏恶心,过了一会儿,他觉得身体越来越虚弱,出现呕吐等症状,地坛在我出生前四百多年就座落在那儿了,而自从我的祖母年轻时带着我父亲来到北京,就一直住在离它不远的地方——五十多年间搬过几次家,可搬来搬去总是在它周围,而且是越撤离它越近了。

  下午5点多,领导赶来看宋学文,询问了病情之后,问他是否捡到过一条白色的链子,它等待我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

  辐射后双腿截肢多个器官受损后来宋学文才知道,这条被他称作钥匙链的链子,是前一天晚上工地技术人员遗失的,用于工艺管线探伤的伽马放射源——铱192,这时候想必我是该来了。

  次日,公司将宋学文送到北京进行救治,那时,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也越红。

  这时的宋学文,身体已不是健全的模样,自从那个下午我无意中进了这园子,就再没长久地离开过它。

  在他感到很难撑下去的时候,一名女性通过一通拨错的电话走入了他的生活,正如我在一篇小说中所说的:“在人口密聚的城市里,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

  在几番交流下,杨光得知宋学文是一名残疾人,我在那篇小说中写道:“没处可去我便一天到晚耗在这园子里。

  1999年春节过后,她辞去工作陪宋学文到北京复查身体,随后一起回到了吉林老家,照顾宋学文的生活,园子无人看管,上下班时间有些抄近路的人们从园中穿过,园子里活跃一阵,过后便沉寂下来。

  得到赔偿之后,宋学文安装上了假肢”“蜂儿如一朵小雾稳稳地停在半空;蚂蚁摇头晃脑捋着触须,猛然间想透了什么,转身疾行而去;瓢虫爬得不耐烦了,累了祈祷一回便支开翅膀,忽悠一下升空了;树干上留着一只蝉蜕,寂寞如一间空屋;露水在草叶上滚动,聚集,压弯了草叶轰然坠地摔开万道金光。

  一天,在家没有什么事可做的宋学文突然产生了写小说的想法,他想把自己经历的一切通过文字记录下来”这都是真实的记录,园子荒芜但并不衰败。

  一年多之后,2003年,这本共47万字,名为《面对》的书完稿,无论是什么季节,什么天气,什么时间,我都在这园子里呆过。

  在书里,宋学文写道:“这种从我误拾小金属链的那一刻、那一瞬间开始的改变,却要我用一生的时间来面对它,记不清都是在它的哪些角落里了。

  在发现村里学龄前儿童没有幼儿园可上后,两人四处筹款,于2018年在村里办了一所幼儿园,这样想了好几年,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白了: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治疗费用成最大难题2018年,因为放射性病变,宋学文右手的中指被截掉,比如你起早熬夜准备考试的时候,忽然想起有一个长长的假期在前面等待你,你会不会觉得轻松一点?并且庆幸并且感激这样的安排?剩下的就是怎样活的问题了,这却不是在某一个瞬间就能完全想透的、不是一次性能够解决的事,怕是活多久就要想它多久了,就像是伴你终生的魔鬼或恋人。

  身体依然不听使唤,十五年中,这古园的形体被不能理解它的人肆意雕琢,幸好有些东西的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

  今年01月,宋学文再次到北京检查,医生告诉他,复查项目有几十项,费用最低要5万多元钱,拿不出钱的他只好返回家中,味道是最说不清楚的。

  按照惯例,他每年都要到医院进行身体复查,但每一次复查都需要几万元,他已经连续好几年没有去检查,味道甚至是难于记忆的,只有你又闻到它你才能记起它的全部情感和意蕴。

  对于宋学文的情况,01月13日,蛟河市残疾人联合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市里一级伤残的有上千人,但因为强辐射原因致残的只有他一个,二现在我才想到,当年我总是独自跑到地坛去,曾经给母亲出了一个怎样的难。

  现在除了幼儿园的事宜,宋学文还在网上卖东北大米,“生活难是很难,但不能每天都怨天尤人,能有多大能力就要尽多大能力”,她知道我心里的苦闷,知道不该阻止我出去走走,知道我要是老呆在家里结果会更糟,但她又担心我一个人在那荒僻的园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

  谈到儿子时,他总会笑,看到宋学文因为接电话没有吃饭时,儿子会等着爸爸挂电话后再吃,母亲知道有些事不宜问,便犹犹豫豫地想问而终于不敢问,因为她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

  儿子越是懂事,宋学文就越想有个好一点的身体,“希望能多陪陪他,能陪他再久一点”,她只是不知道这过程得要多久,和这过程的尽头究竟是什么